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報喪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舞夜夭 書名:顫抖吧,渣爹
    www.pkgg.net

    “我要你死啊.”

    “你是妖孽!”

    “都是你的錯.”

    剛生下來的兒子在顧珊面前燒死了,顧珊一直追求的希望破滅.

    悲痛,絕望讓顧刪徹底陷入了瘋狂.

    懷孕時,安王對顧珊溫柔體貼,予取予求.

    顧珊感到自己是幸福的,同時經歷過夢境以及殘酷的現實,她又沒有自信安王對自己的好有幾分真?

    畢竟夢曾經的姜世子指天發誓對顧珊一心一意,要讓顧珊擺脫木訥無趣的丈夫,光明正大迎娶顧珊的.

    在道德倫理同(愛ài)(情qíng)上,夢顧珊選了(愛ài)(情qíng),甚至懷上了孩子.

    結果卻是極為慘烈的.

    夢醒后,顧珊投奔安王,除了那一絲絲喜(愛ài)外,更多是知道四皇子是未來的皇帝!

    她已經拋下了(愛ài)(情qíng),選擇富貴榮華.

    只要她生下兒子,安王哪怕對她只有一分真(情qíng),顧珊也能成為最后的贏家.

    從沒擁有過就不知道失去的痛苦絕望.

    安王妃玉石俱焚,顧珊失去了希望.

    偏偏最后又生下了個女兒!

    倘若女兒先出生,兒子后出生,兒子就不會死了.

    穩婆慌忙同顧珊搶孩子,死死抓住顧珊的手腕,“顧姨娘清醒些,這是您的親生骨(肉ròu)啊,小郡主……(身shēn)體本來就弱,她承受不住的.”

    “王爺,王爺,快來救救小郡主.”

    顧珊力氣很大,一心想要女兒的命.

    安王撩開氈子,走過來,對著顧珊狠狠打了一巴掌.

    啪得一聲,耳光打醒了顧珊.

    她緩緩松手,看著懷里的女兒,痛哭哀嚎.

    哭聲凄厲,肝腸寸斷.

    安王瞄了一眼女兒,無奈長嘆,產房的火已經破滅,從屋抬出一大一小兩具焦尸.

    顧珊晃晃悠悠起(身shēn),直奔較小的焦尸,女兒再次比她扔到一旁.

    好在穩婆手腳麻利,抄起小郡主,又給脆弱的嬰孩裹了好幾層保暖的被褥.

    可憐的孩子.

    以后她可怎么過啊.

    親娘狠心,親爹無事.

    顧珊抱著兒子的尸體痛哭.

    安王嘴唇抿成一道線.

    “王爺,您要給我們的兒子報仇啊,他還沒來及得急看我們一眼……早知道今(日rì),我就不該生下他,不該讓他承受痛苦.”

    “王爺,你聽到他的哭聲了嗎?”

    “他在哭啊.”

    顧珊顛三倒四說著話,安王著實聽不下去了,說道:“扶顧姨娘去歇息.”

    “是,王爺.”

    仆婦上前連拉帶拽拖走了顧珊,

    安王不忍心看兒子的尸體,轉過(身shēn)去,揮揮手說:“安葬了吧.”

    剛剛落草就夭折是沒有任何葬禮同祭奠的.

    甚至無法葬入皇室祖墳.

    安王面色(陰yīn)沉.

    看守產房的侍衛們知道自己是活不了的.

    “屬下沒想到王妃會……會用火燒彈,屬下盡力滅火,可是產房大部分用了棉布密封,火勢特別猛.”

    其一個侍衛小聲說道:“幕僚先生讓屬下準備的一些東西也都堆放在產房旁邊……那玩應也是易燃之物.”

    安王(身shēn)體晃了晃,所以兒子被燒死,還有他的助力?

    這是天大的諷刺啊.

    “你給本王住嘴!”

    安王對說了實話的侍衛拳打腳踢,“本王怎么吩咐的?不許任何人靠近產房,不聽本王的命令,本王要你們何用?”

    “來人,把他們拖出去,給本王活埋了.”

    “不用您動手,我自己了結便是.”

    侍衛拔出匕首狠狠扎在心口,“王爺……屬下相信很快能見到……您了.”

    一人自盡,幾個侍衛不愿承受活埋的折磨,紛紛自盡(身shēn)亡.

    尸體橫七豎8躺了一地.

    整個庭院血氣彌漫,上空仿佛聚集了一團煞氣.

    安王打了個寒顫,很少見到這么多死人,他腳步虛浮走回書房.

    安王妃死了,他沒有再留在京城的借口.

    顧四爺不為他說話,他很快就會似弟一樣被趕出去京城,在偏遠的封地虛度一生.

    他的封地雖然比弟好一些,但是好得也很有限.

    受困于封地,受制于地方官員,許是一個小小的府尹都敢對他不敬.

    何況他籌謀多年,一旦離開京城,他所有的布置都將打了水漂.

    安王已經沒空悲傷兒子夭折了.

    “準備……準備素衣,本王進宮向父皇……父皇報喪.”

    安王以前不想讓隆慶帝認為自己(身shēn)體不好,畢竟(身shēn)體不好的人無法繼承皇位.

    此時安王不打算隱藏自己(身shēn)體的缺陷了,博得父皇同(情qíng),他才有可能繼續留在京城.

    皇宮,隆慶帝執筆給顧湛畫像.

    太監總管看著顧四爺刻板的坐著,都覺得;累,可是皇上來了畫(性xìng),顧四爺只能倒霉了.

    反過來說,不是誰都有機會讓皇上畫的.

    起碼后宮不少的妃嬪寧可坐得腰酸腿疼也不會拒絕這樣的好事.

    “陛下,您到底畫好沒有?”

    顧四爺(身shēn)體不敢動,嘴上卻是沒少抱怨,“您畫得也太慢了,難道臣什么樣子您記不住?”

    隆慶帝看著顧湛的臉,還真說對了!

    但是他能說實話嗎?

    必須不能!

    “別人想讓朕畫,朕還懶得畫呢,就你事多,你就不能再堅持一會兒?”

    隆慶帝覺得自己畫出來人同面前顧湛不大一樣,少了顧湛本(身shēn)的靈氣鮮活.

    “下次臣讓瑤瑤給您畫一幅吧,她用炭筆畫的,特別像.”

    顧四爺暗暗后悔不該拿著瑤瑤給自己畫的畫像進宮顯擺.

    可是顧四爺長這么大,從沒見過這樣的肖像畫.

    好東西自然要顯擺,還要向皇上顯擺才過癮.

    隆慶帝說道:“那是以后的事了,你給朕坐好了……”

    “陛下,安王府方向起火了.”

    顧四爺立刻蹦了起來,幾步走到門口,看著外面起火冒煙方向,“真的啊,陛下,是安王府起火了.”

    隆慶帝扔下毛筆,嫌棄看了一眼畫像,直接揉成紙團,“你在此地能看到是安王府起火?你有千里眼?”

    顧四爺訕訕一笑,“不是說安王的姨娘要生了?這一片紅不會是吉兆吧.”

    “陛下,安王報喪,剛降生的小王子夭折了,火是安王妃放的,她抱著小王子被火燒死了.”

重要聲明:小說《顫抖吧,渣爹》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報喪手機閱讀

12.04大盘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