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少年時,我們愛過一個人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暖小喵_ 書名:十萬甜度
    www.pkgg.net

    關正行接到陶錫儒的電話,得知找到熟人聯系到專家號后,如釋重負的舒口氣感謝道:

    “謝謝了兄弟,欠下的人(情qíng)我回去還你。”

    聞言,陶錫儒笑道:“害,兄弟之間談什么欠不欠的,再說跟你說實話,這次事我真沒搭什么人(情qíng),遇到個,”看眼門的方向,想起沈子璐臨走前的話,“額,遇到一個(挺tǐng)親近的朋友,拖她的關系找的熟人。對了,你那邊進展的怎么樣?”

    再圓下去,陶錫儒怕自己說漏嘴了,趕緊轉移話題。而隔著話筒,關正行也看不到他眼里的躲閃。回:“我這邊一切順利。準備趕進度,早點回北.京。”

    “行,”陶錫儒也同意他的看法,“早點回來吧,畢竟是你親媽,真要是做手術你還得去看看。”

    關正行沒回他問題,只說:“要開始測量了,有事電話聯系。”

    “好。”

    放下手機,看著烈(日rì)下空曠的工地,遠處的兩名助理正在忙碌,他朝那走去。

    彼時,腫瘤醫院專家辦公室。

    房間安靜,兩面墻立著病例柜和檔案架,空氣中漂浮著消毒水的味道,墻角的綠植成為一片潔白中唯一的點綴,陳秋燕坐在正對著窗口的椅子上神(情qíng)緊張,對面的醫生垂眸看她在本地醫院做的彩超結果,鏡片后的眉心擰成川字,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qíng),始終淡淡的,她一直盯著他的面部表(情qíng),希望從中能讀出些有關她病(情qíng)的信息。

    孔啟民放下彩超單,淡聲說:“彩超對病灶顯示的不是太清晰,我建議再做一些系統(性xìng)的檢查,還需要取病理化驗下。”

    陳秋燕附和句,“額,行,檢查要多久?得多少錢?”

    孔啟民說:“有些檢查可能今天做不上,要看陪檢員給你預約在哪天,取病理去(日rì)間手術室做,病理結果需要四五天能出。”

    “好的。”

    孔啟民對(身shēn)旁的助理交流幾句,助理立刻((操cāo)cāo)作電腦,打出檢查及化驗單據后交給陳秋燕并叮囑道:“拿著這些單據先去三樓繳款處繳款,再按照上面的時間地點和要求去做檢查,全部檢查做完,結果都出來,再回孔醫生這。明白嗎?”

    陳秋燕點點頭,“明白,謝謝孔大夫。”

    金洪一直站在陳秋燕(身shēn)后,眼見診斷要結束了,想著五百塊掛的專家號不能就這么說幾句就完,趕緊插言問:“孔大夫,初步看,她得的是不好的病不?”

    孔啟民看向金洪,“確診病(情qíng)要等檢查結果出來再定,現在沒看到結果不好回答。”

    金洪又問:“你都看這么多年病了,估摸下唄。”

    看病又不是買菜,掂量下分量就知道斤兩,看下外觀就知道新不新鮮。

    孔啟民收回眼,“一切以檢查結果為準。”

    每天孔啟民要接待全國各地來問診的病患,每人多說幾句,一人就要多占用十分鐘,累積一天下來,就會少看一個病人。所以,他只管看病,不負責額外的答疑解惑。助理起(身shēn)說:“患者家屬,你們的時間到了,孔醫生要看下一個病人了,謝謝配合。”

    委婉的拒絕后,金洪臉色不悅,心里哼一聲,牛什么牛!

    走出辦公室,陳秋燕看著檢查單上的項目,自言自語道:“驗血、食道鏡、增強CT、超聲、心電圖,哎呦,這還有呢?”翻下來看,得有七八張檢查單,“……要做這么多檢查呢。”

    “走吧媽,先去繳款。”金珊珊說,“看病的人多,咱們趕緊排隊。”

    到繳費窗口一看,排著長長的隊伍,金洪說:“你們倆排,我去抽根煙。”

    金珊珊沖著人背影喊:“你別走太遠,找不回來了。”

    金洪頭也沒回的說:“知道了。”

    繞了大半圈終于找到一處吸煙區,看窗邊站著三五個人在抽煙,金洪走過去靠在角落點上一支。又進來一老一小,看模樣像父子,站在金洪對面也拿出煙。

    父親點燃煙將打火機遞給兒子,說:“剛大夫說的話別告訴你媽,她心眼小,不擎事,要知道是癌,精神承受不了。”

    “嗯,”兒子重重點頭,又說:“大夫說我媽這病最多半年,快點三個月人就(挺tǐng)不住了。爸,可怎么辦吶。”

    兒子吸了吸鼻子,眼圈泛紅,他搓了搓臉,把眼淚又憋回去了。

    父親看眼兒子,說:“你媽跟了我大半輩子,福沒怎么享,苦沒少吃,也沒過什么好(日rì)子,臨了我不能不管她,你下午回去把家里的牛賣了,就算讓她多活一個月也是我對得起她了。”

    兒子又揉了揉眼角,帶著極重的鼻音說:“……好。”

    父子倆的對話,金洪全聽在心里了,撣撣煙灰想,真要傾家((蕩dàng)dàng)產的治病?

    ……

    “叩叩叩”

    陶錫儒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他頭也沒抬的說:“請進。”

    沈子璐推門進去,陶錫儒一看是她,放下筆。

    “他媽媽看上病沒?”

    陶錫儒說:“看上了,先檢查,等結果出來了再定治療方案。目前看,(情qíng)況的確不是太樂觀,百分之八十是食道癌。”

    沈子璐了然,神(情qíng)凝重,“關正行知道嗎?”

    “他現在在工地測量,我等晚上再給他電話。”

    “也好。”

    “行,人看上病就行。我就來問問,那邊順利不。”她剛要轉(身shēn)走,陶錫儒說:“小璐。”

    “嗯?”沈子璐回頭。

    “他媽這次來看病,可能住院費治療費這塊,都要他負擔了,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沈子璐沒流露出任何厭煩的(情qíng)緒,“我聽他的,他怎么做,我都支.持。”

    “小璐,他媽沒醫保,治病全是自費,我剛給那主任打電話,全算下來,到后期放化療最少三十萬,這還沒算他們一家三口(日rì)常花銷。公司沒擴大前,這點治療費對我們來說不算什么,可公司剛擴招人手,也搬了新址,一個月的費用擺在那,手頭上的項目不是剛接的,就是中期,項目款都沒結算,關正行手里的余錢也花的差不多了,公司這兩個月的支出也大,賬目上多少錢你比我心里清楚。現在上上下下算上工程隊實習的員工有七八十人,我的工資可以不要,但手下的職員你拖欠他們的,會有怨言。我覺得,他媽都那么多年沒管過他了,就算治病,也不能全讓關正行一個人拿,她現在的丈夫和女兒也要負擔一部分的。有些話,我做朋友的不能說,你們的關系更親密,你跟他側面說一下吧。”

    沈子璐沉默須臾,“知道了。”

    走出陶錫儒的辦公室,沈子璐去茶水間沖杯咖啡喝,等水開的工夫,她在想陶錫儒的話,他的意思是擔心一旦他媽媽住院拿不出錢,這么大一筆治療費就要落在關正行(身shēn)上,他可以用公司的錢給他媽付住院費,但別影響公司的(日rì)常運行,他們自己人的錢可以不計較,但那些給他們打工的職員并不是自己人。

    沈子璐拿出手機開始在網上查有關食管癌的相關信息。食管癌屬于消化系統很常見的一種惡(性xìng)腫瘤,晚期有可能生存時間不長,比如在半年到一年或者也有不到半年,也有超過一年。看到某個帖子說家里的食道癌病人全部花費的治療費后,沈子璐心下也有數了。

    她深知關正行創業不易,也從父母那看到守業難,不能影響公司的正常運轉,就要未雨綢繆解決隱患。

    掃一圈通訊錄后,指尖停在父親的號碼上。

    “爸爸,你,”她有些猶豫,“你在忙嗎?”

    沈康年笑著回:“剛從車間出來,有事嗎?”

    “嗯……”沈子璐抿下唇,“爸,我媽跟你在一起沒?”

    “她在辦公室了,怎么?你找她?”

    “額,不不不,我找你,”

    聽她口氣就是有事,“遇到什么事了?”

    沈子璐張張嘴,“……爸,我,我能跟你借點錢嗎?”

    “借錢?你借錢干嘛?”沈康年站定,聽她口氣不像玩笑,是真遇到什么麻煩事了。

    “我不想說,但你放心,肯定不是亂花的,等有錢了就立刻還你。而且,我跟你借錢的事,絕對不能告訴我媽,你要替我保密。”

    “小璐,到底遇到什么事了?”沈康年又一想,“你們公司出問題了?”

    “額,沒有沒有,不是公司,這錢是個人用,你放心,我肯定不是亂花,我就是先準備出來,萬一需要才用的,也不一定能用上。”沈子璐心有些慌,“爸,這么多年,我從沒求過你,這次你就幫幫我吧。”

    父(愛ài)如山,又怎么會看到自己的孩子有困難不伸出手幫一把。

    沈康年問:“需要多少?”

    沈子璐說:“三十萬。”

    “……”出乎意料,但也是(情qíng)理之中。數額少的話,也不至把她難為的張嘴借錢。

    “什么時候要?”

    沈子璐驚喜,“爸,你借我了?”

    “我寶貝女兒遇到困難了,我肯定要幫的。”

    父親渾厚的聲音聽著安心又踏實,沈子璐說:“謝謝爸。”

    “明天打你卡里,今天我去銀行預約下。”

    “好。”沈子璐內心浮起波瀾,“爸,謝謝你。”

    沈康年聽到她強忍著(欲yù)哭的聲音,笑道:“傻孩子。不過,爸想知道這筆錢你到底做什么用?”

    沈子璐遲疑下,還是沒說。

    “爸,等我還你的時候,再告訴你。”

    ……

    少年時,我們(愛ài)過一個人,總會勝過(愛ài)自己。

重要聲明:小說《十萬甜度》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264章 少年時,我們愛過一個人手機閱讀

12.04大盘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