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今生有你

    www.pkgg.net

    南城。

    傅靳城的專機在兩個半小時后抵達了他的私人人停機坪。

    秦溪因為要取小寶的新衣服,加上路上遭遇堵車,往返花費了一個小時,抵達南城時已經是下班的時間了。

    而小寶也已經放學。

    她本想著待會兒可以去傅宅給小寶一個驚喜,但看著汽車緩緩駛入久違的橡樹大道,朝著另一個方向行進。

    她不由一愣,立刻問旁邊的傅靳城,"我們不回傅宅嗎?"

    "不回。"

    她急了,"可是小寶在那邊。我們不過去怎么看得到他?"

    傅靳城深深看著她,有些后悔把小寶接回來了。

    可也不忍看著她瞎著急,勉強回應道:"他不在那邊。"

    秦溪再度愣住。不在傅宅,那??

    她的眉目瞬間生動了起來,透著少女的俏皮與靈動。

    傅靳城捕捉到這個變化后。深瞳驀地一柔。

    傅家。

    小寶從接他的車上下去,走入客廳,自顧自地打開了書包,拿出作業本來寫作業。

    今天的作業是一個作文,寫自己最(愛ài)的人。

    他的腦海第一個浮現的人就是媽(咪mī),只要跟媽(咪mī)有關的事,都是他的強項。

    幾分鐘的時間,就洋洋灑灑寫了好幾百字。

    后來發現留白不夠,他還用貼了一張作業本的紙來代替。見兩張紙外加老師給的格子都塞得滿滿當當,他才滿意地收筆。

    這時,窗外傳來了汽車停靠聲。

    他知道是誰回來了,慢悠悠收起作業,然后再慢悠悠下樓。

    剛走到樓梯口,他就靈敏地聞到樓下有淡淡的香味,這不是爹地的味道。

    他疾步下樓,直直沖到客廳,沒看到女人,只看到坐在沙發上休息的爹地。

    傅靳城見小寶板著小臉走下來,突然興起,對他說,"小寶。爹地要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小寶一聽,立刻想起班上因為父母離婚而暗暗策劃離家出走的小胖同學。

    小拳頭攥得緊緊的,如果爹地敢介紹其他女人做他的媽(咪mī)。那他一定會離家出走,然后去找媽(咪mī),不要他了!

    "不要!"

    傅靳城卻沉下了臉,堅持道:"你一定要見。"

    小寶咬著嘴唇,一臉的倔強,"我不!"

    雖然說得鏗鏘。可大眼睛瞬間就蒙上了一層水霧。

    只是他背過(身shēn)去了,沒讓討厭的爹地看見。

    傅靳城還要再說什么,廚房已經傳來了秦溪的聲音。

    "管家,麻煩您幫我把它解凍,待會兒我親自來做。"

    小寶聽聞秦溪的聲音,整個人一下子呆住。

    秦溪剛走出來就看到像小雕塑一樣站著的小寶。"寶??"

    "媽(咪mī)--"

    驚喜還沒炸開,秦溪就被小寶的哭腔震住了。

    小家伙委屈巴巴地抱著自己的腿,大眼睛里含滿了淚水。

    秦溪心疼極了。立刻把他抱在懷里,親了親他的小臉蛋兒。

    "寶貝,你別哭!是不是媽(咪mī)突然回來嚇到你了?對不起啊。媽(咪mī)不是故意的,媽(咪mī)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的。"

    "不是。"小家伙哭得滿臉是淚,用小胳膊擦了擦眼淚,才控訴無良爹地,"是爹地,他是大騙紙!"

    秦溪挑眉,自己進廚房幾分鐘的功夫,傅靳城就欺負了小寶!

    本來還在看戲的傅靳城見秦溪和小寶齊刷刷看向他,立刻收回頭端坐好。

    秦溪抱著小寶走過去,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你騙了我家寶貝什么?"

    小寶見媽(咪mī)為她撐腰,一臉得意地翹高了嘴。

    傅靳城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試圖粉飾太平,"沒什么,就是逗逗他。"

    秦溪不信,轉頭問小寶,"寶貝兒,你告訴我媽(咪mī),爹地剛騙了你什么?"

    小寶抓住機會報復,"爹地說要給我介紹新媽(咪mī)!"

    傅靳城臉一繃,險些被跑岔的氣嗆到。這小子胡說什么!

    秦溪的火蹭地一下燒起來了,"傅靳城,我看我們還是重新商量一下盡快把離婚證辦下來比較好。"

    傅靳城頓覺不妙,不由分說把小寶從秦溪懷里拎出來放在沙發上,然后抱起秦溪就朝一樓的書房走。

    "我需要用行動來證明我的心意。"

    "媽(咪mī)!"小寶見媽(咪mī)就這么被爹地騙走了,撒開小短腿開追。

    卻無(情qíng)地關在了書房門外。

    任憑他怎么敲,里面的人都不理他。

    管家這才急急跑來救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制止住了他。

    書房內。

    秦溪被傅靳城吻得不得不舉白旗。

    "傅靳城,我快呼吸不過來了。"

    傅靳城稍稍收勢,但深瞳卻寫滿了不夠吃的饑餓感。

    "秦溪,我們換一種方式好不好?"

    秦溪腦子有些發脹,沒看出他的不對勁,"什么方式?"

    傅靳城摟著她的腰,輕輕磨蹭她,"這種。"

    秦溪感覺到了某個私有物的異常,整個人立刻緊繃了。

    "這??我??"

    這種事她不知道該怎么辦!

    "秦溪,我需要你。"

    沉冷的聲音漸漸暗啞,落在耳邊,輕輕(誘yòu)惑著她。

    秦溪的心像是被什么東西擦過,變得麻酥酥的。

    她的手放在他肩上,有些懵懂,"可我不知道該怎么辦?"

    傅靳城幾乎到了難以忍耐的地步,整個人都燙了起來,緊緊貼著她,"我教你。"

    秦溪還是有些緊張,"可這里是書房。"

    傅靳城也不想嚇到她,俯(身shēn)抱起她,往書房旁邊的客臥走。

    秦溪擔心會被人看到,蜷縮在他的(胸xiōng)口。

    傅靳城啞著聲安慰,"別擔心,這是跟書房想通的。"

    秦溪見里面真的有一張(床chuáng),這才放松。

    倒在(床chuáng)上時,傅靳城匍匐在她(身shēn)上,因為隱忍他的額頭微微出了一層汗。

    他的目光卻如最炙(熱rè)的陽光,緊緊包裹著她。

    濃烈的感(情qíng)被融注成了一道又一道的巨浪,攬著她一并往溫暖里沉。

    被晝夜銘記的思念被時光溫柔收藏,雕琢成刻在靈魂里的兩個字。

    "秦溪,秦溪??"

    秦溪輕輕閉上眼,任由他抱緊了自己,拉著自己往巨浪里沉。

    這是她這一生不可能放棄的人。

    所以,她愿意。

    她退怯過,自卑過,試圖放棄過。

    可命運還是讓他們回到了原點。

    雖然未來還有很多困難,但她知道這條路上自己不是一個人,心里就充滿了力量。

    傅靳城,今生有你,是我最大的幸運。

重要聲明:小說《兒子住我家隔壁》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667章 今生有你手機閱讀

12.04大盘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