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愚蠢的決定

    www.pkgg.net

    霍汀在她(身shēn)邊坐下,"我打電話讓楚司南來接你吧。"

    夏萌下意識拒絕,"還是不要了吧,他今天好像有個(挺tǐng)重要的會,再說我也沒事。"

    孕檢是之前定好的時間,來之前楚司南本還想著推遲會議一塊過來,結果被夏萌義正言辭地拒絕了,讓他安心工作。

    誰能知道,這些記者湊巧就逮著這個間隙找了過來。

    霍汀倒也沒反對。就是多少還有些擔心,看了表盤一眼后道:"這樣吧,我正好是晚班。也快到下班時間了,我回家順路帶你一程。"

    夏萌眼前一亮,"這個倒是可以。"

    想著楚司南應該要不了多久就會看到那些新聞。她斟酌片刻后還是決定直接去公司,"不過可能得麻煩你繞一段路送我去公司了。"

    霍汀點點頭,"行,那你在這等我一會兒,我去拿了東西就開車出來。"

    車子穩穩停在MC門前,夏萌解了安全帶就要下車,卻忽地想到什么笑瞇瞇地回過頭來,"為了表示感謝,提供個(情qíng)報給你。"

    "于小迪最喜歡吃南安街那家酒釀湯圓,你可以順路帶點兒。"

    話音落下,霍汀已經將導航的目的地輸入成了那家店,頭也沒抬地跟夏萌揮了揮手開車走了。

    事實證明夏萌猜的的確沒錯,楚司南剛看到了那些記者發布的新聞,著急忙慌地就往外沖,險些跟準備進辦公室的夏萌撞個正著。

    得虧夏萌反應過來,往邊上閃了點,失笑出聲,"楚大總裁,我說你就不能沉穩點兒嗎?"

    看清楚來人,楚司南先是震驚一瞬,隨即將夏萌上上下下都檢查了一番。確定她并沒有受傷這才松了口氣拉著人進了辦公室。

    "早知道,我就不該聽你的,把那幾個保鏢給撤掉。"

    聽出他話中自責。夏萌安撫地抱了抱眼前面帶愧疚的男人,"你別這么說啊,是我提出讓他們休息一天的,何況我這不也沒事嘛。"

    夏萌好一番安慰之下,楚司南總算把這一頁翻了過去,以最快速度結束工作后就帶著人回了家。

    記者釋出醫院門口那段采訪后。造成的反響要比預計要(熱rè)烈許多。

    很大一部分關心此事的群眾在這件事之后紛紛轉向了楚司南和夏萌這邊,認為這個艾莉斯想要借輿論達到目的的手段過于小人。

    如此一來,夏萌選擇不合作反而是明智之舉。

    項目的預(熱rè)讓這件事的關注度大幅提升,這也將候莜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令她飽受爭議。

    候莜本就在夏萌那里受了氣,這下更是不肯善罷甘休。一氣之下便以最快的速度聯系了森川集團,與他們達成了合作。

    J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要說還有公司能跟MC相抗衡的話。那只能是由沈川所領導的森川集團莫屬了。

    這些年來,兩邊相處得倒也還算和諧,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不過森川這次既然能在聽聞消息后接下項目。只怕也是存了要與MC一較高下的心,這讓楚司南不得不更加小心起來。

    自作聰明更換了合作伙伴后,候莜心里那股氣總算是順暢許多,正想著開瓶紅酒慶祝一番,一個令她沒想到的名字卻出現在來電顯示上。

    她忙不迭接起電話,"王妃,您怎么會打電話過來?我??"

    王妃平(日rì)在外要維持端莊優雅的形象,實際上卻是個暴脾氣。

    不等候莜說完,她便語氣刻薄地大聲道:"候小姐,我十分懷疑你回Z國時忘了把腦子帶上,否則怎么會做出如此愚蠢的決定?"

    她們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楚司南,現在這個蠢貨不經(允yǔn)許就改變了合作對象。也就意味著之前已經部署好的一切都要重來。

    要不是那個男人開口,自己怎么可能讓候莜這個蠢女人掛著自己義女的頭銜?

    被罵了個狗血淋頭的候莜雖不甘心,到底也不敢還嘴。

    正如夏萌那天所說的,她這次卷土重來最關鍵的就是艾莉斯這個(身shēn)份,一旦王妃拋棄了她,也就意味著一切又要從零開始。

    想到夏萌那天的囂張模樣,候莜更是恨得簡直要咬碎一口銀牙。

    事已至此,王妃也不(欲yù)與她過多爭辯,冷聲吩咐道:"都已經合作相(愛ài)毀約也來不及了。就照你的想法辦吧。但你最好給我當心著點,絕對不能再出差錯。"

    候莜連連點頭,"我知道了王妃,我保證絕對不會有問題的,我??"

    話沒說完,那邊已經直接掛斷了電話。

    候莜看著手機里結束通話的界面,(胸xiōng)腔里憋著的那股氣像是膨脹過度的氣球一樣瞬間炸開。

    她瘋了一般地將手機摔到地毯上,兩手抱著腦袋歇斯底里地尖叫起來,"夏萌,楚司南!這一切都是你們造成的,你們怎么不去死啊----"

    候莜摔了手機還嫌不夠解氣,抓起桌上的杯子和紅酒便往墻上砸。

    紅酒在白色的墻面上砸出一朵鮮紅的花,酒液與碎片緊接著在地毯上散了一地,令整間屋子里都充斥著濃烈的紅酒香氣。

    不知過去多久,發瘋似的候莜終于冷靜了下來,氣喘吁吁地跌坐在沙發上。

    她花了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撿起地上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沈總,我是艾莉斯,不知道你什么時候比較方便,我們見個面吧。"

    候莜的語氣已經恢復如常,電話那邊的沈川卻有些受寵若驚,"既然是艾莉斯小姐約我,當然是什么時候都要有空了。"

    他好不容易逮著一個能將MC比下去的機會,怎么可能這么輕易放過?

    兩人約在了一家高級西餐廳,沈川穿了一(身shēn)價格不菲的高定西裝,然而四十出頭的年紀擺在那里,如此刻意彰顯(身shēn)份反而顯得不倫不類。

    畢竟他已經到了中年發福的時候,謝頂啤酒肚一個都沒落下,看上去甚至有些滑稽。

    候莜收起了自己下意識將眼前這人與楚司南相比的心思,端起紅酒抿了一口,故作憂愁道:"其實沈總應該也看到了今天的新聞,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傍上國民校草》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六百八十五章 愚蠢的決定手機閱讀

12.04大盘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