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我猜這一針下去,刺出的是希望

    www.pkgg.net

    時間在此刻似乎過得尤其的緩慢。

    四雙屬于白大褂的眼睛盯在腰穿針的針尾。

    旁邊湊過來的管(床chuáng)護士和護士站也不由得屏氣凝神。

    無聲的祈禱在每個人心中閃過。

    可一秒。

    兩秒。

    五秒。

    十秒過去了。

    針尾處安安靜靜,沒有一點想要流出液體的傾向。

    不可抑制的失望一點點開始蔓延。

    除了張天陽依舊沉穩的盯著針尾之外,其他人的臉上都多多少少有了退意。

    “還等嗎?”

    雖然不想扼殺這個極有潛力的年輕小醫生的信心,可是主治醫生還是開口了。

    張天陽算是已經進了兩針半了,但是一點成功的傾向都看不出來。

    聯想到自己昨天一樣在這個老太太(床chuáng)前忙活了近乎半個小時,可一滴腦脊液都穿不出來的無奈,他幾乎已經在心里給老太太判了死刑。

    腦出血本(身shēn)就是一個致死率非常高的疾病。

    而且非常容易短時間內復發。

    可如果腰穿就是抽不出腦脊液,又不能上抗凝藥的話。

    一直留著連接顱內的引流管,老太太早晚也會并發顱內感染。

    左右都是死。

    張天陽依舊盯著微微顫動的針尾。

    主治醫生有些不忍了。

    “小張,換我來吧,我再試試。”

    雖然他再試試也不過是垂死掙扎。

    可張天陽依舊杵在原位,一動不動。

    “再等一會。”

    “這......”

    主治醫生一時間沒法再說什么,可是(情qíng)緒明顯焦躁了起來。

    旁邊圍觀的護士長也皺起了眉頭,輕輕推了一把(身shēn)旁跟著她看(熱rè)鬧的管(床chuáng)小護士。

    “別看了,去干活去!”

    護士長可沒聽過張天陽的傳說。

    在她眼里,這不過就是一個早上碰巧發現了關鍵的小實習生,頂多也就是運氣好了點。

    也不知道主治醫生發了什么瘋,這么重的病人都敢讓他上手。

    (熱rè)鬧再看下去也不會有什么結果。

    兩個護士都去繼續各干各的了。

    老太太病(床chuáng)旁就只剩下了四個白大褂。

    宋長空按著老太太的半邊(身shēn)子,悄然抬頭,看看臉色不變的張天陽,再看看越來越焦躁的主治醫生。

    然后他繼續低下頭,眼觀鼻,鼻觀心。

    作為臨(床chuáng)上的老油條,他的處事原則就是,該積極的時候積極,不該說話的時候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林可安也在觀察著兩人。

    她可能是在場的這么多白大褂里對張天陽最有信心的了。

    畢竟,主治醫生雖然聽過張天陽的傳說,可那僅限于兩三個傳聞甚廣的事(情qíng)。

    但是她知道的,可遠不止這些。

    林琳那個小笨蛋,為了勸她里自家的大黑臉遠一點,把她自己知道的所有有關張天陽“力挽狂瀾”的事(情qíng)都抖出來了。

    當時聽得林可安一愣一愣的。

    她覺得自己的運氣已經算是偏差的了,可是張天陽下臨(床chuáng)這兩個多月遇到的事(情qíng),可能會比她最終輪轉完一年還要多。

    所以這個時候,她不由得開口提醒了主治醫生一句。

    “老師,咱們是多少分開始擺體位的來著?”

    “兩點四十五啊!”

    主治醫生想也沒想的就答了上來。

    老太太的(情qíng)況特殊,引流管夾閉的時間需要嚴格控制,所以他特意看好了時間的。

    “四十五分開始的呀。”

    林可安故意拖長了聲調,“現在四十八分,剛好三分鐘了。”

    “四十八分......三分鐘......”

    處于焦躁狀態的主治醫生突然一愣,瞬間回頭去看(身shēn)后墻上的掛鐘。

    數字掛鐘明明白白顯示著現在的時間,就是下午兩點四十八分!

    所以說,小張剛剛做了那么多準備工作,穿了兩針半,還等了這么久,才用了三分鐘?

    這么快的嗎?

    明明在他的印象里,至少也得有七八分鐘過去了啊!

    莫不是他穿越了?

    可主治醫生用力眨眨眼,掛鐘上的數字依舊是四十八分。

    還真是三分鐘!

    浮躁的心(情qíng)瞬間安靜了下來。

    三分鐘,給他他也穿不出來啊!

    主治醫生安靜了下來,繼續關注著張天陽的動作。

    只是忍不住偶爾轉臉看看(身shēn)后的數字掛鐘。

    張天陽足足等了二三十秒的時間,確定沒有腦脊液流出,才再次左右手功能互換,將針芯懟了回去。

    但他依舊沒有拔針的意思。

    右手輕輕的,輕輕的將針頭再往里推進了一丁點,然后旋轉了一個小小的傾斜角度。

    再次拔出針芯。

    繼續盯著針尾。

    一秒。

    五秒。

    十秒。

    在主治醫生快要再次失去耐心的時候,張天陽突然沒頭沒腦的冒出來一句。

    “可以了。”

    “什么可以了?”

    主治醫生愣了一下,趕緊俯(身shēn)湊上前,直接湊到了在安全范圍內最近的距離。

    然后終于看到了針尾處的異樣。

    那里出現了一層顏色呈暗紅色,跟針尾原本的顏色很相近,并正在以極其緩慢的鼓起來的水珠!

    “穿出來了?”

    好消息來的太過于突然,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張天陽就又動了。

    只見張天陽左手固定針(身shēn),右手在穿刺包上一撈,撈起了一個空的20(射shè)器。

    然后兩只手指一扭,輕而易舉的就卸掉了注(射shè)器的針頭。

    一番能讓小護士羨慕的輕巧((操cāo)cāo)作之后,注(射shè)器被懟進了穿刺針針尾。

    “你要干什么......”

    主治醫生剛剛來得及說出半句話,張天陽右手的示指就已經用上了力。

    注(射shè)器的抽吸遇到了一瞬間的阻礙。

    但很快,一種微妙的突破感再次反饋到指尖。

    注(射shè)器里,被吸出了不到一毫升的暗紅色液體。
    但張天陽果斷停下了手。

    同樣,左手兩指固定針(身shēn),還空出了兩指捏著懟在針尾的注(射shè)器。

    右手卻再次拿起了穿刺針的針芯。

    “幫忙踢一個黃色垃圾桶到下面。”

    張天陽開始發號施令,主治醫生愣了一下,立刻響應。

    根本沒在乎張天陽是在以下犯上,麻溜的去找了(套tào)著黃色垃圾袋的垃圾桶,踢到了張天陽的(身shēn)子與(床chuáng)之間的地上。

    深吸一口氣,張天陽眼神一凝。

    左手兩指用力,注(射shè)器被瞬間拔出,在重力作用下向著下方的垃圾桶跌落。

    瞬間,重新開通了通道的針尾處噴(射shè)出一股暗紅色的液體。

    但張天陽面色沉著,似乎早就料到了這樣的(情qíng)況。

    右手輕輕一抖,早就準備好了的穿刺針芯對準了針尾,被往里一送,沒入了一半。

    剛剛速度極快噴(射shè)出來的腦脊液,在半根穿刺針芯的阻礙下,化為了涓涓細流。

    它們爭先恐后滴滴答答的下落,擊打在鋪在老太太(身shēn)后的無菌洞巾上,奏出希望的樂章。

    這一刻,周圍三個白大褂的臉上涌上了不可抑制的驚喜。

重要聲明:小說《我真是實習醫生》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223章 我猜這一針下去,刺出的是希望手機閱讀

12.04大盘上证指数